博客主机

他是你無可替代的愛

他是你無可替代的愛
人生路上,我們註定會遺失很多,漸漸的你會發現,生命是一段回不去的旅程,擁有不在於多少,而在於你是否尋找到一份真正的愛情,無需朝朝暮暮,無需海枯石爛,總有一份感情可以寄託,總有一份特別的情在心裡駐留,不驚不擾,存在於靈魂深處,無論四季如何變幻,你的心底都有一個位置,為對方所留,因為你知道,即使遇到別人,也與愛他沒有關係,因為那是屬於你們之間的溫暖。 無論你走多遠的路,你是誰的過...
博客主机

一直無法控制對你的牽念

一直無法控制對你的牽念
說真的,最怕的並不是沒有你的問候和關心,而是我怕你會不幸福,記憶中的你,一個眼神都會讓我心動不已,你的每個動作,說話的表情,吃飯的樣子,一切一切在我看來都是那麼讓我心疼。你是一個看起來冷漠,內心卻很善良也很孩子氣的人,孤獨那麼多年,遇到了我,卻還是擦肩而過,不能相依相偎。說到此處,淚水還是忍不住滑落,其實你不懂我,你也不會知道我是多麼的在乎你,寫著與你的情感糾結,還是忍不住...

太過遙遠的記憶

太過遙遠的記憶
秋日的陽光,灑落滿地的光芒,抬頭仰望,天空依舊是那麼的晴朗,靜靜引領我來到初次相遇的地方。秋風拂面夾著微微的寒涼,橫掃過那前方的路上,是誰正在此處流浪,流浪在迷途的那個方向。一路麻木的前往,突來的畫面正在眼前搖晃,悄悄把昨日的黑暗慢慢點亮,這是染髮焗油舊夢的翅膀,不斷縈繞在此刻的身旁,這是個幸福的天堂,那夢的天堂,卻在遙遠的那個地方! 走進了金秋的季節裡,陣陣涼意隨著落葉迎面...

憤恨自己那樣的不爭氣

憤恨自己那樣的不爭氣
父親 在海院的日子裡,我寫過很多的文章,關於自己的,關於別人的。唯獨沒寫過自己的染髮焗油父親。很想寫寫父親,很想把父親給的愛縮成文字,鋪成詩行。而今,真的提筆,記憶重播,文字卻顯得那樣無力。剩下的,只是淚水在紙張上拼命的流淌。 一 2013年9月7日,初來海院的日子,也是第一次遠離父母外出求學的日子,心中的激動和期待不言而喻。踏上車的時候,卻不曾看見,家人眼中的不舍和牽掛。實在拗不過...

獨對燈火闌珊 

獨對燈火闌珊 
午夜夢回,飛花若夢,我用婉轉含蓄的愛,凝望天涯的你,幾度風雨幾度回眸,你唇邊溫潤的笑意是我掌心裡的暖。天長地久有時盡,唯有我的思念,無盡頭。 喜歡在月光傾城的夜,守著燈火闌珊,獨對天上繁星點點,數著飄落的花瓣,數著外傭公司新愁與舊愁,想起浮世華年。 風乍起,吹皺一池幽情。一個空空的誓言,一個望不見的身影,誰能解我其中苦?為君,碎盡我柔情。 這樣的夜晚,總讓人浮想聯翩。仿佛相聚時...

我感受到隻言片語所包含的濃濃情深

我感受到隻言片語所包含的濃濃情深
拎著自己的影子,在寒冷的季節,闊步一場熱情的登高。不知是誰,天宇深處,吹響一往情深的短笛。 遙望天高雲淡,遙指一馬平川,季風吹過。喜歡冬天的風,銳利直率,了當於香港景點袖口,讓你無法回避,只好用冷顫來抵禦風的襲擊。沖涼後的記憶,在北山腳下,格外歡騰。是清淨帶來的力量嗎?要不,怎會有如此滿滿的高漲的興致。 陽光纖細,似乎能分辨出一粒又一粒的光子。哪怕是一縷柔風,就能把彙聚的光芒...

這是人類的一場悲劇

這是人類的一場悲劇
今天,南京開始下起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,氣溫也一下降到了零下7度。我坐在裝有空調的辦公室裡有些百無聊賴,看著窗外的雪,思緒亦像飄舞的雪花隨風去到了一切能去的所在。我想起了幾天前小弟的電話,想起了45年前的那場雪,也想起了我已經逝去了11年的父親,往事就像這個綿長的冬季越拉越長…… 記得我兒時所在的村莊北面一大片竹園的邊上有一個“社場”,這裡是村裡的糧食倉庫,莊稼收割時是脫粒、揚曬穀粒...

一切都與你緊緊相連著

一切都與你緊緊相連著
門裡是你,門外是我。門裡門外是你我,為什麼是你,為什麼是我? 你的左手旁邊是我的右手,我的右手旁邊是你的左手,你笑,我笑,因為是你,因為是我。 與你偶然相遇,是老天的眷顧,還是一場永不休止的揪心的國浩資本期貨折磨?你是我的天使,每一次與你靠近,氣喘,臉紅,心跳。我從沒這樣緊張,害怕說錯話,而破壞了美好。你是我的天使,我願意在你熟睡之後,靜靜的守護著你,只要看著你嘴角微微翹起,...

念親恩輕彈曲韻夢中送

念親恩輕彈曲韻夢中送
哇哇哭叫,孩兒降世,凜冽寒風勢不擋你的溫情。你的呵護,你的關愛,你的逗樂,讓我感受到世間最偉大的一個字—愛的深切。愛不需常掛在口,只需你一句柔情的問候;愛不需驚天動地,只需你一個理解的眼神;愛更不需山盟海誓,只需你默默地守候著我們的nuskin香港信仰。韶華易逝,世間幻化無窮,我從稚嫩的小童成了意氣風發的少年。這個阡陌交通,雞犬相聞的鄉村是我的成長樂園,而立於其間的那間熟悉而充滿你...

迎接新一輪的曙光

迎接新一輪的曙光
我站在冷風咆哮歲月的邊緣,手捧鮮花、懷揣希望,上蒼用仁慈慷慨,憐惜呵護的目光,注視我這個大千世界裡的凡夫俗子。他笑而不語,伸出巨大的手,默默地低垂其威嚴高傲的頭,向我,向你,向大地母親,抛灑淚滴和花絮,發出最柔和的聲音。 這時,許多驚醒的孩子和成熟的生命,不知發生啥事,一個勁地打品牌維護管理呵欠,提起惺忪倦態的眼,來了一連串匪夷所思的動作。我知道,這是在接納吸吮,拔高成長,創...
Copyright © 涼薄時光葬空城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