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主机
A-A+

憤恨自己那樣的不爭氣

2015年10月22日 未分类 暂无评论
博客主机

父親

在海院的日子裡,我寫過很多的文章,關於自己的,關於別人的。唯獨沒寫過自己的染髮焗油父親。很想寫寫父親,很想把父親給的愛縮成文字,鋪成詩行。而今,真的提筆,記憶重播,文字卻顯得那樣無力。剩下的,只是淚水在紙張上拼命的流淌。

2013年9月7日,初來海院的日子,也是第一次遠離父母外出求學的日子,心中的激動和期待不言而喻。踏上車的時候,卻不曾看見,家人眼中的不舍和牽掛。實在拗不過父親,而他又放心不下我一個人,父親親自把我送到了學校,辦理了一層層手續。父親把我的行李搬到宿舍,幫我整理好床鋪對我說:“天都黑了,你們宿舍挺好的,今天我就在這住一晚,明天一早我就走。”看著父親歷經滄桑的臉上寫著的一份濃濃的關愛,淚水頓時模糊了雙眼。姐夫其實早已經在酒店為父親定好了房間。可是,在父親眼中,那舒適的大床房遠沒有宿舍只鋪著條毛毯的木板床來的舒服。只是,它離兒子更近一些。

父親睡在對面的下鋪。夜深,看著父親熟睡的雪纖瘦身影,心中久久不能平靜,直到黎明我才沉沉睡去。不知過了多久,父親輕輕的拍了拍還沒完全睜開睡眼的我說:“我走了,這些錢你先拿著,不夠再給我打電話,在學校裡好好學習,不要掛念家裡。”就這樣,父親輕輕的關上宿舍的門走了,匆匆的,匆匆的,猶如這個城市的過客。

過了一陣,我才猛然清醒過來。緊緊攥著手中沉甸甸的錢,跳下床,跑到陽臺,遠遠的目送父親離開,直到父親消失在我的視線,淚水又一次滑落。“爸,相信兒子,總有一天我會把榮耀帶回家。”

我出生在軍人家庭,因思想觀念的“根深蒂固”,註定了我追夢的路充滿坎坷。高考剛結束後,父親就開始為我當兵的事出謀劃策。為此事,我和父母的雪纖瘦爭吵不斷。我告訴父親自己想繼續讀書,父親托關係爭取到一個北京電影學院的名額。在去北影複試的日子裡,我突然發現自己很迷茫,找不到方向。就在臨近考試的前一天,我默默的背上行囊,踏上了回家的高鐵。

在回家的列車上,我合上眼睛,出現的全是父親的面容,我不知道回家等待我的是什麼,我甚至想了一百種父親的態度。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父親聽完後沉默了,只是一個勁的抽著煙。那一刻,看著父親已漸漸增多的白髮,眼睛又酸澀起來。心酸父親為了我操碎了心。

當我準備寫這篇文章到現在落筆,過了整整三個月。因為我實在想不出用什麼樣的語言來形容父親對我的愛,就算再華麗的辭藻也會顯得單薄。父親,我不會說,也不會感謝,兒子能做的只是為你譜一曲父愛的讚歌。

标签:
博客主机

给我留言

Copyright © 涼薄時光葬空城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